hty397181261

【转载】牛逼老妈,把女儿的头发编成了艺术品

hejin_sun0001:

雪峰苍松:

 来自澳洲墨尔本的妈妈Shelley Gifford ,从小就喜欢编辫子,现在自己岁数大了,但毕竟又生了个可爱的小女儿,于是她就把女儿当模特儿把自己的大杀技全部使用出来,编出了千变万化的头发花样,她还给邻居和朋友的女儿编了许多~

 妈妈每天都为女儿编一个崭新的辫子,并且在她上学前帮她拍下照片发在网上。而变成如此精美的辫子,每天只需要早上用短短的 15 – 20 分钟时间。。

 

 

 每当她带着漂亮的发辫出现在学校和舞蹈教室活动时,总是能成为了众人注意和赞美的对象。母女俩走在大街上时,也还会有路人走过来询问“OMG。你女儿头发太漂亮了,这是您给编的吗?可以教教我吗?” 

 

 女儿也非常乖巧,自小就习惯了被妈妈弄来弄去地,在那里鼓弄自己的头发。最后还很享受每天千变万化的头发造型呢~~

 

 其实每天编发是很简单的,难的主要是在构思上,这就比较耗时了。想要创造独特的作品,就一定得绞脑汁,这使得编辫子不只是整理头发,而成了一种艺术的表现呢~ 

 

 

 

来源:石头的美丽人生

茶饭庄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茶饭庄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太行山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太行山风光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太行山风光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华移飞伞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桑园小頜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桑园小頜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我的骑行生活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我的骑行生活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 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室内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石板沟的风景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

 

石板沟的风景 - 土生土长的博客 - 土生土长的博客